爱不释手的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第三百七十六章 實力纔是根本!推薦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殷石别院,湖泊小院内。
暗红衣袍的血刃神帝正负手而立,默默看着湖底的水草。
“师尊。”宫风上前回话道,“东伯师弟带到。”
“师尊。”东伯雪鹰也上前恭敬行礼。
血刃神帝这才转头看向两人,往日冷漠的脸上,此时挂着一丝笑意,看向东伯雪鹰的目光也是一片温和,“跨入二重天界神,距离三重天也不远了……不错。”
简单的一句夸赞,让旁边早有心理准备的宫风依旧吃惊不已,她伺候血刃神帝多年,很清楚自己这位师尊是何等冷漠孤傲,对他们这些弟子一般都是面无表情,连怒气都少有,更别说微笑夸赞了。
师尊待曾经的大师兄青君如何她不知,印象中唯有夏师兄在殷石别院时,得到神帝夸赞最多,态度也是最后,看来如今,又要多一个东伯雪鹰了。
宫风暗暗提醒自己,今后要对东伯师弟更加上心。
“你修行一千五百年掌握一品‘极点神心’,三千三百年掌握第二门‘世界神心’跨入二重天界神。”血刃神帝轻轻点头,“纵使放眼神界、深渊历史上的无尽天才们,天资也可说卓绝。”
“全赖师尊指导。”东伯雪鹰连道,“单靠弟子自己,就是天资再好也是无用。”
“你能这样想很好,修炼速度快慢与否,只能说明天资,缺少耐心、谨慎最容易毁却自己。”血刃神帝见东伯雪鹰无甚骄傲自满之色更是满意,“修行路师尊能帮的很少,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是,师尊。”东伯雪鹰应道。
“以后,你就为我亲传弟子吧。”血刃神帝随意道。
“谢师尊。”东伯雪鹰连跪伏下行礼。
这次他突破境界后被血刃神帝唤来,心底就隐隐有些猜测,毕竟正常一品真意超凡一般也是需要三千年左右才会成界神,十万年左右才有可能成二重天界神。
自己只用了三千三百年就达到别人十万年方能达到的程度,东伯雪鹰很清楚这修行速度意味着什么。
不过能被血刃神帝收为亲传弟子实在太难得,也只有师尊真的说出口,亲传弟子的身份才终于确定下来。自从夏至出师受封为五方帝君之一后,他就是唯一一个界神亲传弟子了。
“拜见师兄。”旁边传来声音,宫风面上一片喜色,眼中更满是艳羡。
东伯雪鹰微微点头,对她一笑。
在殷石别院这一千年,不管是看在夏大哥面上,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宫风师姐对自己的确很照顾倒是真的,至少内门弟子都有的杂役,他从来没有做过。
“宫风,你先退下,雪鹰的一切用度都按照往例执行。”血刃神帝吩咐道。
“是。”宫风恭敬行礼后退去。
……待得宫风离去,园子内只剩血刃神帝和东伯雪鹰。
“你三个师兄,分别得我传授一门绝学,各有所长。”血刃神帝开口道,“你如今也为我亲传弟子,我自不会偏袒谁,你同样有机会得到一套绝学。”
东伯雪鹰眼睛一亮。
“这一门绝学,它至阳至刚,锋芒无匹,是和你大师兄青君的绝学《山界》相当。”血刃神帝说道。
东伯雪鹰听的暗喜,和《山界》同层次的绝学?
“别高兴的过早,绝学传授给你,最后能练成什么样,还是看你自身。
我漫长岁月收的亲传弟子也有些,可最后超脱成大能的也只有青君和古藏!”血刃神帝道,
“古藏虽苦苦修行绝学,我传授他的,也不亚于青君。可实力和青君却差了好大一截,就连夏至都后而追上。”
东伯雪鹰点头,“弟子明白。”
“我传授给你的,应该是最适合你的,这一门绝学,以世界神心为引领,统领其它神心……
之前你在锁界塔中得到的秘术,都是这一门绝学的零散一部分。你若练成,足以傲视同阶。”血刃神帝道,
“不过,这等绝学,不可轻授,你想要得到,还需通过我的考验。”
“是,师尊。”东伯雪鹰恭敬道,“弟子愿意接受考验。”
他也明白,仅仅通过考验就能得到一门绝学,让外界那些求绝学而不得的大能者们知道,还不得羡慕死。
“在殷石别院旁边的群山中,有一处关押了一囚犯,你只要将他杀了,便可得到这一门绝学。”血刃神帝挥手扔出一符牌,
“持这符牌,只需催发,就可到关押那罪犯之处,否则任你怎么寻找也找不到。”
“是。”东伯雪鹰接过符牌应道。
“那囚犯可不是这么好击杀的,你也无需着急,什么时候杀掉他,就什么时候学到那一门绝学。”血刃神帝微笑道,
“另外,每一个亲传弟子我都会为他练一柄血炼神兵,我需要一些你的血液。”
说完,一道血色刃光从虚空中突然出现,切割在东伯雪鹰手腕上,鲜血立即飚射出,在半空汇聚。
片刻后,半空中的血液都快聚成一片小湖泊了,才终于停下。
“血炼神兵选择长枪?”血刃神帝问道。
“是。”东伯雪鹰恭敬道。
“等炼成后,我派人给你送去。”血刃神帝说道,“回去好好修行,你夏至师兄同样修炼三千三百多年,可实力就是在大能者中都属顶尖,你切莫懈怠。”
“弟子明白。”东伯雪鹰道。
“去吧,等你杀了那囚犯得到绝学,再来见我。”血刃神帝转过身去,目光继续看向身旁的小湖水底。
东伯雪鹰当即恭敬行礼,告退离去。
走出园子,外面宫风已经在此等候。
“东伯师兄,你的新府邸已安排好,师妹带你过去。”宫风见到东伯雪鹰出来,笑着迎上去,“靖秋法师已经到新府邸了。”
“有劳了。”东伯雪鹰笑道,暗叹也难为这位宫风师姐行动如此迅速了。
他明白,神帝座下规矩森严, 亲传弟子、内门弟子、记名弟子之间待遇有着天壤之别,地位差距也大的很。
从今日起,在这殷石别院,除了师尊身份最高的就是自己了。这样的示好,以后将会更多。
跟着宫风回到自己新的府邸,殿厅内已是摆满了奇珍异宝,万花真果都足足摆放了十枚,还有各种辅助修炼、安心净神的宝物。
东伯雪鹰一眼看去,价值之高,足以让四重天界神都为之目瞪口呆。
“雪鹰。”余靖秋见俩人进来,惊喜地问道,“陛下收你为亲传弟子了?”
“没错。”东伯雪鹰对妻子笑道,“你这不是都看到了吗。”
“师兄。”宫风说道,“晚点,我们一众内门弟子设宴为师兄庆贺,到时师妹再来请师兄赴宴。”
“好。”东伯雪鹰点头道。
直到宫风离开,余靖秋依旧在那怔怔出神,好似还未从惊喜中回过神来。
“靖秋,靖秋。”东伯雪鹰见妻子没反应,不由笑问道,“你这几日到底怎么了?总是魂不守舍的。”
“我……”余靖秋心中发紧,看着面前的丈夫,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我夫妻,就是有任何困难,我们都一起面对。”东伯雪鹰道,“难道……连我你都不信?”
“不是。”余靖秋急道,“不是不信你,是……是不知该怎么向你开口。”
东伯雪鹰一听,顿时明白,自己妻子果然有心事。
拉着妻子的手,两人到偏厅坐下,东伯雪鹰微笑道:“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管是何事,我都愿为你承担。”
“嗯。”余靖秋轻轻点头,却很紧张。
她怕。
正因为太关心,太重视自己的丈夫,所以她才怕。
东伯雪鹰只是面上带笑,默默看着自己的妻子。
“……是我父亲。”余靖秋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道,“是父亲出事了。”
“你父亲?”东伯雪鹰一愣。
“是我前世的父亲。”余靖秋不安地看了眼丈夫,“你也见过的。”
“前世……你是说投胎转世?”东伯雪鹰反应过来,连问道。
“对。”余靖秋有些发慌,低着头说道,“我也是成神后才觉醒前世记忆的。前世我被称作星剑玄女,是摩雪国主的大女儿。之前与你一起参加万花宴的第七梅雨是我小妹。”
“所以,你们当时就相认了?”东伯雪鹰问道。
“没有,我只和父亲暗中相认,其他人都还不知。”余靖秋道。
“难怪。”东伯雪鹰点头,“我说当时在安海府城,摩雪国主那样堪比大能者的四重天界神,竟然会亲自指点我,原来是因为你。”
“你可会嫌弃我?”余靖秋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丈夫,“我有前世近十亿年的记忆,是个老家伙……”
话未说完,就被东伯雪鹰打断,他笑道:“我嫌弃你什么?堂堂星剑玄女,不知道有多少界神爱慕,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在上次摩雪国主指点过自己后,东伯雪鹰还真从赤火老祖以及大师兄慧明那里了解过摩雪国主的讯息。
知道这位在四重天界神中都是顶尖存在,实力是与大师兄慧明在同一级别,等闲天地境大能者都不是对手。
摩雪国主自身孤傲,七个女儿也个个风姿绝伦,受到神界中无数界神爱慕,但她们性格也都比较,还未听说有谁娶到其中任何一女。
听到东伯雪鹰如此说,余靖秋这才松了口气,“我还怕你接受不了,跨入神级后都不一直敢去修炼。”
她的确紧张。
前世潜心修炼十亿年,只为超脱,加上出身非凡,自己父亲实力强大,一辈子别说嫁人,连恋爱都未谈过,还是转世投胎后才遇到东伯雪鹰,两人还生了一对儿女。
成神后,余靖秋瞬间觉醒前世记忆,从那时她就怕东伯雪鹰知晓后和自己产生隔阂。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接受妻子的年龄比自己大的多的,哪怕那是前世。
就连夏至和步城主的情事一直拖了那么多年,在余靖秋看来,都有步城主比他年龄大的多的原因在其中。
所以,余靖秋本想尽量先隐瞒,等到东伯雪鹰过上几亿年,甚至十数亿年后,对时间就极为看淡了,再和丈夫坦白也不迟。
“我说见你修炼毫不上心。”东伯雪鹰笑道,“原来是为这个。”
“也不全是,还有因为担心身份暴露惹到仇家注意。”余靖秋道,“我前世也是四重天界神,觉醒记忆后,从神级到四重天界神对我而言没有半点阻碍,数百年就可重新恢复修为。
要是我进步太快,别人很容易就会发现问题,可能就猜到我是转世投胎之人。”
毕竟都是前世早已经领悟了的天地规则一品神心,如今只需重新感悟真意,凝聚神心即可。
可也就最多到前世的修为会如此,再想提升,就没那么容易了。
“靖秋,传闻中星剑玄女是得罪了神界五凶之一的‘金霄老祖’,最后被金霄老祖所杀。”东伯雪鹰有些好奇地问道。
自己妻子前世也只修炼了十亿年,距离四重天界神的百亿年大限还差得远,怎么会去投胎转世的?
一般四重天界神困在瓶颈,迟迟无法超脱,而寿命太漫长,在悠久寿命中界神们的心性会逐渐发生变化,最后守不住本心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修行境界不够,是根本没办法在‘时光冲刷下’永远保持内心平静的。本尊神心一旦溃散。那就身死了。
所以界神们也会想办法,封印记忆放弃一切实力,去投胎,这是最疯狂的做法,因为没任何实力投胎重来,很容易弱小时就被斩杀,那就是永远死去。
运气好还能修炼到神级,就可恢复记忆,而经历一次投胎转世后,就相当于一个新的生命,之前的时光痕迹都会被抹去,可以再次向着大能者超脱去努力。
“嗯,是得罪了金霄老祖。当时父亲也保不住我,为了逃命,干脆我就投胎转世,期望避过这一劫。”余靖秋轻轻点头,
“我转世回来,与前世的因果就极淡了。之前一直等你离开雷霆岛,去安海府城参加万花宴预选后,我才来到神界,也是怕碰到金霄老祖。”
他们此刻在殷石别院,这里是血刃神帝的别府,直接说出大能者的名字也不怕受到对方因果感应。
可若是余靖秋出现在金霄老祖面前,那位在大能者中也是仅次于尊者的存在,难说不会发现端倪。
接下来,余靖秋就将前世无意中得到金霄老祖花费数千亿年时间所求的《心剑图》第五篇残卷,使他不能得到完整绝学一事,对东伯雪鹰说了一遍。
“现在金霄老祖被夏大哥擒下,沦为坐骑,若是请大哥出面,应该能把这段因果揭过。”东伯雪鹰轻笑道,
“实在不行,你就暂时继续隐藏身份,我如今得师尊授予绝学。夏大哥能将他和霸兇老祖制服,以后我也行。”
“我的事不急。只要不主动宣扬,身份还能隐瞒。”余靖秋显得有些焦急不安,“现在麻烦的是我父亲的事。”
“摩雪国主发生什么事了?”东伯雪鹰问道,“以他的实力,就是普通的大能者也足以应对了吧。”
“我父亲的本尊现在困在湖心岛被大能者追杀,留守帝国的分身也在遭受着那些大能者分身的追杀。”余靖秋声音有些发颤,“这次要是逃不过去,本尊分身都被杀,就真的死了。”
“什么!”东伯雪鹰吃惊道,“本尊和分身都被追杀?是谁这么狠辣?”
“一共有五位强者。”余靖秋涩声道,“三位大能者,两位极强大的四重天界神。分别是狱龙皇、枯树老母、九阳宫主、红浮女皇、泽诺君王。”
“岳父怎么惹得这么多强者?”东伯雪鹰听得色变,“那两个四重天界神还好说。狱龙皇、枯树老母、九阳宫主任是哪一个都是大能者中的强者。九阳宫主还是时空岛主亲传弟子,声名比夏大哥和古藏师兄还要强上几分。”
“都是因为我。”余靖秋悲声道,“父亲知道我转世投胎回来,又嫁给你。
你在万花宴上被陛下收为弟子,与夏大哥关系又极好,父亲他顿时就放松了,又因为他临近本尊神心溃散,就决定在投胎转世前好好拼一拼,随九阳宫主他们进入了湖心岛遗迹。”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他能想到当一位父亲生命来到尽头,知道自己女儿无忧心情放松下,以死相搏为求一条生路的决绝。
“听父亲说,在湖心岛内还遇到夏大哥。他们七人结伴进入,父亲在前方探路时发现一件真神器,便立即带着真神器迅速逃窜,惹得九阳宫主他们立即追杀……
夏大哥虽然未曾出手,可也不知道是否迁怒。”余靖秋道,“湖心岛遗迹中危险重重,我父亲如今冲进了一漩涡中,运气好被传送到湖心岛极深处,倒也暂时摆脱了九阳宫主他们的追杀,可也陷在里面出不来。
九阳宫主他们在外界的分身就去追杀我父亲留守帝国内的分身,那具分身虽然靠着老巢的阵法和多年的积累,还能扛一段时日,可时间长了,怕是难逃毒手。”
“至于本尊,那湖心岛遗迹自成体系,父亲在里面都无法投胎转世。”
“父亲和我说,就算投胎转世,成神恢复记忆的可能都很低。他也活够了,所以拼死也得夺得这件真神器。”
“他说就算是死了,也会将真神器藏匿起来,等我们实力强了再去取。那件真神器乃是一柄剑,父亲知道我就是用剑的,得到那件真神器,也许我此世就能超脱……”
余靖秋越说声音越低,眼睛也有些泛红。
东伯雪鹰见状暗叹,自己这位岳父为了女儿可真是拼了,而且其中竟然还有夏大哥牵扯。
“我劝父亲低头,可他不肯。”余靖秋道,“虽说转世投胎成功可能很低,可还是有希望的,我不就成功了?
可父亲说用他临近本尊神心溃散的命,为我们拼一件真神器也值了……”
“真神器能够让大能者们疯狂,岳父他不愿意放弃也很正常。”东伯雪鹰连道。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见到父亲和小妹太过激动,忍一忍再相认就好了。”余靖秋面上有着懊悔痛苦之色,“那样父亲就不会放下一切,随九阳宫主他们去湖心岛了。”
“别想那么多。”东伯雪鹰将她揽过抱住,安慰道,“就算这次不去,岳父既然有心去闯,总是会去的。”
“现在怎么办,雪鹰?”余靖秋无助道,“摩雪国内如今都已知道父亲被追杀一事,几个妹妹也不过都是界神实力,我怕……”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想办法保下摩雪国和你几个妹妹了。”东伯雪鹰说道,“那五位和岳父之间的争斗,我们现在实力还弱,插不上手,夏大哥那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沉吟片刻后,东伯雪鹰说道:“我去求赤火老祖,仅仅保住摩雪国,对他来说不难,我现在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他既然想和我结下因果,那就欠他一次吧。”
“岳父那里,你也告诉他尽量拖延,我距离三重天界神已不远,再练成师尊传授的绝学,到时候实力足以抗衡四重天界神,那时说不定就有所转机了。”
“雪鹰……”余靖秋紧紧抱着丈夫,只觉往日来压在心底的阴霾,都消散大半。
“事不宜迟,我先联系赤火老祖。”东伯雪鹰说道。
赤火老祖的一个分身常年在血刃神廷疆域栖身,东伯雪鹰也有与他的传讯宝物。
“老祖。我是雪鹰。”
“哈哈,雪鹰。”另一头,赤火老祖的爽朗的笑声很快响起,“听闻你已跨入二重天界神,还被神帝陛下收为亲传弟子?”
“老祖消息真是灵通。”东伯雪鹰笑道,“我找老祖正有事相求。”
“何事?”赤火老祖说道,“有事直说便是。”
“摩雪国主的事,老祖可知?”东伯雪鹰问道。
“嗯,我有所耳闻,听说是为了件真神器。”赤火老祖说道,
“九阳宫主气的发疯,说得不到真神器就要摩雪彻底陨落,神界里很久没有这般大事发生了,据说还有些大能者赶去湖心岛了。你问这个作甚,那可不是我们能插手的。”
“老祖,当初摩雪国主在万花宴时曾对我有指点修行之恩,这恩情我不能忘。”东伯雪鹰道。
“如今他之生死,我是无能为力了。可是他的摩雪帝国我想要保住。”
“哦……原来如此。”赤火老祖笑道,“行,我这就传话给摩雪国周边的那些国主,想来以九阳宫主的身份,还不至于对摩雪的女儿下手。”
“如此,就多谢老祖了。”东伯雪鹰说道。
他神帝亲传弟子的身份虽然尊贵,可现在毕竟尚未出师,跟那些四重天界神们搭不上话不说,对方真要是不给面子,自己一时还还真没办法。
可赤火老祖出面就不一样了,一位大能者对那些最强也不过就是摩雪国主那般的顶尖四重天界神而言,还是有威慑力的。
结束与赤火老祖的联系,东伯雪鹰说道:“暂时我们只能先如此了。
靖秋,你也不要再压制修为,你尽快恢复实力。我也去完成师尊的考验,尽快学得绝学,求人不如求己,只有我们自己实力强了,才有望救助岳父。”
“好。”余靖秋点点头。
看着妻子情绪平复下来,东伯雪鹰眼中坚毅之色闪过。
“夏大哥当初自己能力压两位大能者,我今后也要靠自身实力守护家人。”
之前,一路顺风顺水的东伯雪鹰,此时此刻,对实力的提升有着更强的渴望,他不想再仅仅是靠天赋和未来才让人愿意给予帮助。
他更想要用自己的实力去获得所有人的认可和敬畏。
“实力,才是根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