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第五十八章 砰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躲在桌底的默里奇将许立言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连滚带爬就冲了出来,奔向赵正奇所在的角落。
这个过程中,他高声喊道:
“炸药!
“他绑了一圈炸药!”
赵正奇等人因为隔得较远,又有桌子阻挡,看不见许立言那边的详细状况,只好急促而慌乱地问道:
“什么炸药?”
“怎么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坦白地讲,如果不是见局势似乎已得到控制,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让保镖开路,冲出这个房间,和自家卫队会合。
“‘小蘑菇’!许立言身上绑了一圈‘小蘑菇’!”默里奇赶紧分享起情况。
那种炸药源于“橘子”公司,型号是H404,因为威力很大,所以被取了“小蘑菇”这个绰号。
“狗屎!”另一名红河人种的贵族议员弗朗西斯科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一圈“小蘑菇”若是爆炸,那就意味着议事厅和对应的外面区域,不会有人幸免——非正常人不算在这个行列。
短暂的纷乱后,赵正奇望向欧迪克、刘叔和笼着罩袍的“神秘人”,大声问道:
“怎么回事?
“还有,先,先,把炸药给拆下来。”
这么对话让他有点肝颤。
“贫僧来。”机械僧侣净念的五根金属手指,在芯片控制下,以最高精度,慢慢解除起许立言身上绑的炸药。
他现在有点懊恼,自己竟然犯了“灯下黑”的错误:
明明为了来野草城当保镖,加装了一些平时用不上的模块,刚才也特意以此检查过参会的贵族和他们的卫队是否有携带足够当量的爆炸物,谁知却忽略了雇主本身。
欧迪克没有逞强,将目光投向赵正奇那边,简单解释道:
“不久前,‘反智教’的‘神父’袭击了许城主,被挡了下来。
“但他的目的不是刺杀,而是拉近距离,目光接触,‘催眠’许城主,让他在召集所有贵族议事的时候,做出自杀性袭击,将整个野草城的顶层一锅端掉。”
后面那半句话,他直到现在才肯定。
单纯只是刺杀许立言,“神父”没必要玩得这么花哨,做一堆“无用功”,他真实的目标非常大也非常难。
那就是干掉野草城所有大贵族!
要知道,许立言有机械僧侣净念守着,任何想通过正常渠道接触,悄然“催眠”的办法,都有可能被“预知”破坏,而且,在“永生人”虎视眈眈之下,“催眠”的尝试相当容易被发现,到时候,想逃都未必逃得掉。
同时,凡是有许立言参加的聚会,不管是什么形式,其他人都要接受严格检查,只能带手枪这类可以藏在身上的轻火力。
种种条件限制之下,想一次干掉野草城所有贵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里还是有足够安保措施的。
至于这个大目标又是什么目的的前置,那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原来是这样……”机械僧侣净念低宣了一声佛号。
他总算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和种种细节,也找到了危险预感的真正来源——他还以为有第二轮的刺杀。
“厉害啊!”商见曜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如果不是他正拿着“冰苔”手枪,一比几十地和守卫们对峙,他肯定不会让自己的鼓掌缺席。
蒋白棉虽然没有回头,但能想象得到他的脸上多半有佩服的神色。
佩服“神父”玩得这么大。
赵正奇、弗朗西斯科等人勉强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没去在意欧迪克手下小角色的莫名其妙言论,纷纷松了口气。
这么一位“高级猎人”来到野草城,他们或多或少都派人打听过相应的情况,对欧迪克并不陌生,相继将目光投了过去,表达起谢意:
“欧迪克先生是吧?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都被炸上天了。”
“回头我们一定会准备些谢礼。”
“艹,老子一生经历了不知多少大风大浪,结果今天差点就阴沟里翻船,做个枉死鬼,连杀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欧迪克先生,咱们多亲近亲近,等这件事情了结,一定要到我庄园做客啊。”
“等城内秩序恢复,第一时间把‘反智教’的信徒抓出来,烧死在中心广场!”
他们说话间,机械僧侣净念已将许立言身上的H404炸药拆了下来,连同黑色遥控器一块,抓在手上。
他本想亲自将这些高危物品转移到别的地方,让它们远离议事厅,可看了看许立言,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合格的保镖不应该离开雇主三米以上。
“谁把它们拿出去?”净念抬高手臂,用电子合成音问道。
野草城位于僧侣荒原的边缘,在场诸位对机械僧侣一点也不陌生,此时已大致能猜到净念的身份,但看了看那一串炸药和遥控器后,他们又都选择了保持沉默。
很显然,没有哪位贵族会自降身份做这件事情,而派出保镖,又会让他们身边的防御力量减弱,至于召唤卫队进来,既不符合规矩,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连锁反应——让别的大贵族以为有人要趁机火并。
再说,鬼知道那堆炸药还有没有别的遥控器,万一“神父”还有同党藏在城主府内,时机一到,就按下开关呢?
到时候,谁抱着炸药,谁连骨灰都没法剩下!
当然,将危险物品尽快转移走也是他们的共识。
带着类似的想法,他们再次望向了欧迪克,希望他能让他的手下来做这件事情。
不等他们开口,商见曜主动请缨:
“我来!”
他对那一大串“小蘑菇”颇感兴趣。
“好!”“有勇气!”在场所有贵族一致通过,并且示意守卫们放下武器,不要再对峙。
商见曜快步走向了机械僧侣净念,伸左手接过了那一堆东西。
然后,他探出右掌,摆出握手的前置姿势。
净念愣了一下,有点懵地伸出金属骨架构成的右手,和商见曜握了握。
“禅师,等会给你听首歌,你肯定会喜欢。”商见曜热情地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局面颇为严肃,蒋白棉真想抬手捂住脸孔。
机械僧侣净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好,赵正奇帮他解了围:
“现在可以把城主弄醒了,有些细节只有他才清楚。”
欧迪克没有异议,对净念点了下头。
机械僧侣净念立刻抓住许立言的肩膀,摇晃起来。
商见曜本来正兴致勃勃地旁观,结果因为手持危险物品,被一致要求快点出去。
他只好挪着脚步,一寸一寸往门口靠。
两三秒后,许立言醒了过来。
他先是一阵迷惘,然后慌忙低下了脑袋,望向腰间。
“许城主,你被‘神父’催眠了。”欧迪克提醒了一句。
许立言神情连连变幻,脱力般往后靠在了椅背上:
“我想起来了……
“我清洁的时候,脑子里响起了‘炸死他们’‘炸死他们’的声音,然后,我就从房间内的秘密军火库里找了一堆炸药出来……”
尝试失败且被告知了真相后,他的“催眠”效果解除了。
“城主啊,不是我倚老卖老,以后做事还是得谨慎点,不要总往猎人公会跑。”赵正奇听完之后,含沙射影地教训了一句。
许立言振作起来,没去搭理这一茬,望向门外的守卫,杀气腾腾地说道:
“告诉孙雪峰,队伍一组织好,立刻就打个反冲锋,争取一个小时内,把那些荒野流浪者推到城外。”
见警报已经解除,默里奇等人放松了下来,纷纷走回长桌,发表起意见:
“是啊,那帮该死的畜生,不知道弄坏了多少东西,只希望他们没把物资糟蹋得太狠。”
“我们的粮食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种的,凭什么要便宜他们?能给他们之中一些人当奴隶的机会,那都是仁慈到天上了。”
“他们就不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待在城外,等着‘最初城’别的捕奴队赶过来吗?”
“谁叫他们自己不储备食物,饿死怪得了谁?”
“我觉得不能只单纯把他们推出城去,不给他们点残酷的教训,他们以后还敢!”
“留着也是麻烦,找点不浪费子弹的办法都解决掉比较好。”
七嘴八舌间,赵正奇等人又将矛头指向了许立言之前提的善后策略:
“城主,不能妇人之仁啊。”
“就算要救济,也不能白给啊,那些公民不是还有房产,还有店铺,还有家具吗?可以拿出来换食物嘛……”
“死了这么多人,应该也不会缺粮食了吧?”
“得督促他们尽快把人给埋了,要是起了瘟疫,就麻烦了。”
“这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个冬天,还是得考虑更妥善的办法,要不,城主你出面,向‘最初城’贷一批粮食和物资?”
“大不了再招新的公民嘛,有的是人来。”
“这个世道,粮食可比人值钱……”
“各位,各位,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各种声音传入耳朵,让许立言的脑袋再次有点嗡嗡作响。
砰!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枪响。
那盏破碎的水晶吊灯直接落了下来,哐当砸在了长桌上。
说话做事慢条斯理的默里奇又一次滑到了桌底,肥肥胖胖的赵正奇猫一样脱离座位,蹿向了有遮挡的角落,这一次,他匆忙到连自己大儿子都没顾得拉上。
那群贵族又做鸟兽散时,欧迪克一边躲向长桌上首,一边和机械僧侣净念一起,望向了门口。
商见曜站在那里,一手提着那串“小蘑菇”,并握着黑色遥控板,一手拿着“冰苔”,瞄准着长桌方向。
发现一道道目光投射过来,他笑容阳光地问道:
“如果我按下这个按钮,这串炸弹会不会砰的一声爆炸?”
听到这个问题,尤其那个重音的“砰”,包括许立言在内,所有贵族的心跳都停了一拍。
欧迪克则脱口而出:
“你疯了吗?”
商见曜笑容不减地望向他,做出了回应:
“你才知道?”
他旁边的蒋白棉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体,抬起手枪,帮他守住后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