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起點-第三百十一章:審判開始閲讀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我真没想当系统啊
小广场上,人挤着人,人挨着人。
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高台之上,那里放着一张长桌和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他们最敬爱的副首领和巫。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愛下-第三百十一章:審判開始讀書
在两人的身后,还站着棕武棕力等禁卫军预备役人员,天元部落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则在两侧依次排开。
在最前边,还有三个双手缚后的男人,在这三个男人的身后,则站着曾死里逃生的吉、俞,还有飞三人。
他们手上,拿着三把亮晃晃的大刀。
站在人群中的一个小个子男人小声的问身边的女工友,“哎,你听说了吗,就是害死咱们首领元的那个部落的首领咸,等会就要被处死了……”
女工友接话道,“听说了听说了,这边跪着的那三个人,哪个是首领咸啊?”
小个子男人又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个个脸肿得跟发面馒头似的,看不清楚啊……”
“你这么说,我有点想吃馒头了……”女工友想起前些天祭祀时候吃的馒头和大肉包子,还有菜肉饼子,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吓得小个子男人连声说道,“嘘……你小声点,被队长听到该生气了……”
女工友连连点头,说实话,她加入天元部落的时间还短,连首领元的面都没见上几次。
说真的,她根本不在意谁死了,她只在乎,不要因为死了谁,而破坏她现在顿顿能吃饱的日子就够了。
谁要是真敢破坏她的好日子,别说是打一架,她都敢拿着铲子上去和人家拼命!
黄炎恨恨的看着台上跪着的三人,他狠狠的朝着那个方向啐了好几口。
小石头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对咸部落的恨意,可要比黄炎深多了。
要不是元达爷爷拽着他们两个,他们两能冲上到台上去,狠狠给这几人咬下几块来。
冼氏一族。
冼木木看着跪在高台上的首领咸和咸巫以及总是欺负他们族人的咸大,突然感到又些害怕。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txt-第三百十一章:審判開始相伴
她伸手拽了拽元木的衣角,低声喊道,“元木哥,我怕。”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笔趣-第三百十一章:審判開始分享
元木反手牵住了她的手,只感觉两双手都汗津津的,他安慰道,“木木不怕,副首领说了,不会再让这些坏蛋活着了!不怕……”
洗木木抿了抿嘴,点点头,她喃喃道,“木木不怕。”
舒氏一族。
舒树和舒乌看了看台上的这个架势,又转头看了看周围人挤人的情况,觉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两人都是心大的,在心里默默想到,‘害,就当看了场热闹叭!’
台上。
吉、俞、还有飞看着跪着的三人,他们握了握手里的刀柄,又张开手掌,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一把。
没办法,手心都是汗,有些握不住刀柄了。
俞迎着太阳,闭上了眼睛。
首领元,你,看到了吗……
飞眼眸低垂,神色晦暗不明。
手中的大刀反射的光斑,从跪着的三人身上脸上滑过,最后定格在其中一人的脖颈之上。
吉眼中的恨意不做任何掩饰,如果目光能杀人。
那跪在台子上的三人,早已经死了万万次了。
看人都到得差不多了,陈超便开始宣读首领咸和咸巫以及咸大三人的罪状。
宣读完了之后,他并没有给出对方任何辩驳的机会。
虽然他用了各部落的土话都念了一遍。
首领咸三人在听到这些稀奇古怪的表达的时候,是有些不屑一顾的。
就算看到底下站着好多曾经加入过咸部落的人,他们也没表现出多在乎的样子。
在他们眼里,这些稀奇古怪的话?能说明什么?
能干什么?
什么谋杀天元部落最高什么领导人(敏感词),什么颠覆政权,什么给社会造成重大不稳定?因素?还有什么?危害罪?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谋杀罪?杀人罪?
一堆他们听都没听过的词语,发音之古怪,要不是这里边还夹杂着一点咸部落的土话,恐怕他们就要先笑掉大牙了!
这些话,这些词?能对他们这几个大活人造成什么伤害吗?
而且这些人摆出这幅阵仗是要干嘛?
是要把我们活祭给整个部落看?
还是要干嘛?
不管是底下站着的人也好,还是自己身后杵着三个拿到的汉子也好,亦或者是这着不痛不痒的话,对首领咸三人来说就是,没所谓。
只要你没有在抓到我时候就杀掉我,那我就对你还有一定用处。
你就一定是在图我身上的什么东西!
人氣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ptt-第三百十一章:審判開始分享
至于什么自从被抓到后,动不动就是在尸体面前跪一天这种小事。
对于首领咸等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跪一跪而已,算什么?要是能活下来,他愿意跪一辈子!
只要能活着,自己就一定能找到翻盘的机会。
后来的事实证明,首领咸他们,赌对了!
这些人不仅没杀掉自己,还把自己带回了咸部落。
虽然他们趁机吞并了整个咸部落,让首领咸他们一度以为,自己的死期到了。
可就算成功吞并了整个咸部落,这些人还是没杀他。
虽然这一切让他们搞不明白,但一点不妨碍首领咸他们坚定的相信。
这些人一定是还在图他们身上的什么东西,虽然他们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让这些人图的。
但是,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杀了自己。
这不就是最好的解释吗?
可当首领咸三人看到缓缓登台的咸莱和咸芋等人的时候,他们慌了。
在咸莱咸芋等人的身上,他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会不会,这些人要的东西,已经从咸莱咸芋等人身上得到了。
所以,自己三人,要死了吗?……
咸莱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让他们跳得不那么快一点。
可刚安抚好自己的心跳,自己的腿就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他看了看旁边这个名叫小石头的男孩子,表现就要比他好得多。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没有从这个男孩子的身上,看到和自己一样的胆怯。
要不是这个小男孩刚刚狠狠掐了自己一下,自己恐怕已经没有办法站在这个台子上,也没有办法看着这下边这么多双眼睛了。
想到这里,他也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外侧一下,而后颤抖着声音说道,“咸部落……冼氏一族的族人们,我……我是冼莱。
现在将由我来揭露咸部落的前任首领咸曾经做过的坏事。
他根本在不在乎……我们任何一个人,我曾经亲耳听他说……
要我们不要救咸芋大哥他们!
还说,天元部落要是拿他们出来当挡箭牌,他自己第一个就亲手杀了他们!
他连我们咸部落的自己人都不放过!
他还说……
他还说要让那些新加入的小部落冲在最前边,让那些不听话的先死掉,这样才……”
说到这里,冼莱再也说不下去了,捂着脸呜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冼芋在后边抬起仅剩下的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背,脸上也满是泪痕。
而小石头,也开始为冼莱做着同步翻译,听完小石头的翻译后,整个小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
就在这静寂无声的时刻,冼氏一族中传来一个小姑娘的高声呐喊。
“我!
冼木木!
我们也有话说!”她跳起来大声喊道。
所有的目光聚焦在小姑娘的身上。
冼木木定了定神,接着说道,“咸大,在我们加入咸部落后,他曾经克扣我们部落的食物,还要我啊姐去陪他……去陪他……那个……
才会给我们部落的族人食物……
而且!
我啊姐为了族人不饿肚子,去陪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冼木木说到这里,哭得不能自已。
元木也跟着流下泪来,他也想起了那个曾经对自己很好的姐姐……
听到这里,冼氏一族好多人都想起了他们曾经受的欺负,都哭嚎着喊道,“我们……我们也有话要说!首领咸/咸巫他们曾经……”
一时间,整个小广场上群情激愤,在听到首领咸和咸巫以及咸大曾经做过的恶事后,就连本来抱着看热闹心态的舒氏一族也加入了唾弃这些人渣的呐喊中。
一开始只是稀稀拉拉各说各的,“我们要报仇!”
再到声流汇聚的嘈杂大海,“不能让他们好过!”
然后是群情激愤响彻云霄的呐喊,“杀了他们!”
最后整个小广场上只剩下一个声音,“杀了他们!为我们的亲人报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