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三百七十九章 金身圓滿,法相初成閲讀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死水深处,廖文杰盘膝而坐,以吸纳天地灵气的方式重塑金身,和其他修行者不同,他吸纳的不是灵气,而是阴气。
这潭死水便是液化的阴气,品质极高,普通人沾之便会化成血水,灵魂触碰亦会因承受不住其中的阴寒能量,陷入永恒冰封的沉寂。
廖文杰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回到阴间,就跟回到家里一样,随便吸口气都是香的。
内丹功+九字真言+血海魔罗三者同时运转,红蓝两色循环往复,每每一个周天过去,便有阴气被炼化,破损的金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塑成。
金身破灭一次,重塑后更上一层楼。
廖文杰并不满足,黑罗刹送他的机缘也不止如此,金身尚有突破的空间。
只见他挥手托在身前,一团黑色魔焰于五指之间跳动不歇,虽只有一缕,却桀骜狂躁不服管教。
之前廖文杰的金身承受煅烧,彻底崩溃的前一秒,总算承受住了其中毁灭性的霸道力量,勉强收下一缕藏于体内。
可以视作他自己收取,也可以视作黑罗刹所赠。
说是机缘,也不是白给,天下没有白捡的便宜,能得到多少,除了看对方愿意给多少,还要看自己能争取多少。
廖文杰五指紧扣,魔焰顺着手臂燃烧金身,又一次将其烧至斑驳破裂,崩碎一道道裂痕。
液化阴气汇聚金身,就这么一边焚烧一边修补,不断强化着金身的强度。
金身飞快锻造,强度一次次加强,直至魔焰无法伤到分毫才缓缓停下。
金身圆满。
再看世界,和初入陆地神仙之境时,又有一番不同,一个个神通技巧无师自通,由世界反馈于他。
世界看他也有不同,别的先不谈,单是外貌就加了磨皮、修身、美白的滤镜,比之前更帅了。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三百七十九章 金身圓滿,法相初成
廖文杰缓缓睁开眼,舒展全身,骨骼咔咔作响,张口将掌心中的魔焰吸入口中。
淡金色的躯壳下,隐约可见一团黑雾游走,或是幻化成蛇,或是振翅乌鸦,随着廖文杰眉心亮开一团红光血眼,黑雾没入其中,这才沉寂不动。
至此,机缘已经结束,摆在廖文杰面前有两条路。
一是运转从法海处习得的法门,将魔焰炼制成纹身贴纸,这也是黑罗刹赠与魔焰的意义所在。
廖文杰帮他演一出戏,助济癫提前看破心魔,他赠与一门神通,大家各取所需。
二是反本溯源,透过这团魔焰,探寻黑罗刹的真身,确认他的身份究竟是谁。
释迦牟尼呗,不然还能是谁。
探寻魔焰背后的秘密意义不大,廖文杰用脚趾头都能猜到黑罗刹的身份,取第二条路并无意义。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三百七十九章 金身圓滿,法相初成推薦
回忆三生石中的见闻,他沉吟片刻,放弃纹身贴纸的神通,选择了第二条路。
眉心血红眼睛睁开,投射魔焰黑影,于阴寒水幕之中显化一团迷雾。
廖文杰屏气凝神,双目皱眉紧闭,唯有额前红目睁大,顺着‘执心魔’的感应,堪破虚妄直达根源。
视线穿过血色通道,前方豁然开朗,一片无限光明。
无尽宇宙之中,星河流淌,诸界宛若恒河之沙,生生灭灭不息,数量不可计数。
一尊光影盘膝而坐,面容模糊,双手结‘法界定印’,背靠一轮大日,驱逐黑暗,照亮宇宙万物。
视线继续前行,透过无限大的光影,在背后寻得一片黑暗。
漆黑宇宙,一尊魔神屹立黑莲之上,独首、三眼、六臂、蛇发,静默不动,有无上降魔之相。
就在廖文杰视线定格的瞬间,魔神眉心独目朝他对视而来,视线对碰的瞬间,踢人、关门一气呵成,将廖文杰的意识赶回了自己体内。
佛有三身!
释迦牟尼为应身,有生有灭,可视;大日如来为法身,无生无灭,不可视。
大日如来降魔时呈现出的忿怒相,名为——大黑天。
“嘿嘿嘿……”
好文筆的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ptt-第三百七十九章 金身圓滿,法相初成相伴
死水之中,廖文杰咧嘴一笑,全力运转红蓝两色念力,显化黑色法相盘膝而坐。
随着无尽阴寒之气席卷而来,朦胧身躯逐渐凝实,面容轮廓圣洁,有男子阳刚亦有女子阴柔,眉心点亮一道心魔乱神的红目,双臂分裂成六……
法相初成,无形威压透过十八层地狱,瞬息横扫整个阴间天地。
……
人间,国清寺。
天色来到黄昏之时,寺内大小僧人因人神共愤的异象,吓得跑了个干干净净。只有济癫在思过室来回踱步,手里握着蒲扇扇柄,满心焦急,时不时朝屋外天空看一眼。
“阿龙,我回来了。”
一道金光落地,伏虎跳在济癫身前,将一株紫色灵草放在他面前,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幸不辱命,摆平仙鹤童子将灵芝草……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济癫抄手夺过灵芝草,不管伏虎的抱怨,掰开小玉已经僵硬的双手,将灵芝草和扇柄一同塞在了她掌心之中。
毫无动静.JPG
“咦,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济癫瞪大眼睛,掉头看向伏虎:“伏虎,千万别告诉我,你摘错草了,那可真是太草了!”
“光秃秃一片山上,除了仙鹤就这一颗灵芝草,仿佛放那的目的就是给人摘走,我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摘错!”
伏虎解释一句,而后挥手打下一道金光没入小玉体内:“灵芝草有起死回生之能,可再厉害的仙家灵药,凡人拿了也没用,你纯属关心则乱。”
济癫没说话,见小玉的魂魄融入体内,尸身复活,有心跳有呼吸,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这次下凡没白跑,至少救了一个人。
“阿龙,她不是九世野鸡吗,你干嘛这么关心她?”伏虎面露不爽。
“不管是九世野鸡还是其他人,我对每个人都很关心。”
济癫说完,拍了拍伏虎的肩膀:“当然,我最关心的人还是你,我的好兄弟。”
伏虎闻言深感欣慰,而后皱眉道:“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你知道的,上面那群人最好面子,你让他们等你,到时肯定变着花样整你。”
“我留下还有事要做,就不回去了。”
“什么,我没听清,麻烦说清楚点。”伏虎掏了掏耳朵,一脸懵逼。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济癫淡定道:“如果世界上真有命的话,从我下凡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此劫因我而来,躲不了。”
“阿龙,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如果世界上没有命的话,这一劫到处都是生机,存乎与否都在于我个人的选择,躲不了。”
“……”
眼见伏虎两眼茫然,济癫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你先回去,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我们很快就能再见了。”
“可是……”
伏虎纠结半晌,总觉得哪里有不妥,皱眉道:“阿龙,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千万别和我客气。”
“有!”
济癫笑着拍了下手:“我和三个九世之人玩得很开心,麻烦你和上面的神仙说一下,再有转世,一定要把我和他们安排在一起。”
“啊?!”
“就这些了,千万记得要把我的话带到……”
济癫推着伏虎离开,转身时微微叹了口气,再有转世的前提是今晚能活下去,以他之见,最好的结果也是魂飞魄散,顺便拉着黑罗刹同归于尽。
“你……是神仙?”
墙角,苏醒过来的小玉满面复杂,被杀时的记忆,魂魄流落枉死城平原的记忆,以及刚刚济癫和降龙的对话,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没错,我这一世名叫济癫,转世前名为降龙……”
济癫果断承认,并将自己下凡,以及三个九世之人的赌约和盘托出,一点隐瞒都没有。
小玉闻言,对济癫的心绪更加复杂,有爱恋,有感恩,甚至还有一丝愤恨。
如果不是神仙们的无聊赌约,她的命运也不会如此悲惨,九世野鸡,光想想就令人心生绝望,一点爱与被爱的希望都看不到。
看穿小玉心中所想,济癫鼓励道:“小玉,相信自己,不管是爱还是被爱,你都有争取的权力。”
“呵呵,说得轻松,你是神仙,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小玉冷冷一笑:“你说有人爱我,真是可笑,会有人爱上马桶吗?”
“有,我就是那个人!”
济癫严肃脸说道:“先别急着否定,我可以证明自己没说谎,神仙和凡人不能在一起,如果我和你结合,哪怕只是喝下交杯酒,我也会被天庭惩罚,逐渐变成一块木头。”
“什么意思,你要娶我,然后变成木头来证明你爱我?”
“是的,但不是现在。”
济癫脸色黯淡:“我答应一个朋友,要为这一世的父母尽孝三年,等他们善终离世,届时我了无牵挂,愿意八抬大轿上门娶你。”
“你,你……”
小玉心弦一颤,猛地变脸道:“你骗我,你只是为了感化我,不是真的爱我!”
“或许吧,我的确不怎么明白男女之间的爱情……”
济癫双手合十,笑着说道:“小玉,不论你愿不愿意嫁,这世界上都有一个人愿意为你变成木头,愿意为你去死,你还觉得没人爱你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