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笔趣-601.聞仲請命讀書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周军安然撤走,子受不让追。
可惜,无一人反对。
商营的猛将们都学聪明了,变得谨慎许多,不会轻易冒险。
即使纣王不说,他们也知道,周人好谋,若这次撤军其实是引蛇出洞之举,佯装撤队,实则另有埋伏打算强攻汜水关,追击反而不妙。
汜水关才是重中之重,以此为基可攻可守,任他万般算计,我自巍然不动,方才是王道。
回关议事。
“老太师,方才有瑞光降至周军阵中,而后姬发便鸣金收兵,可是有什么后手?是不是有哪路仙人来助,已有了对付我军的办法?”
子受迫不及待的问道,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周军仅仅是有人猝死,败相初显,并不是什么大败。
可只是斗阵输了一阵,还不是正儿八经的打了一场大败仗,姜子牙就开始摇人,简直不讲仙德。
闻仲言语轻松,并不担心:“瑞光不显,祥云未定,神识内守,应是未得大道,只于道中一法,并非三教大能,陛下不必担忧,自有老臣应对。”
子受哦了一声,简单来说,就是出场特效没拉满,不是什么牛逼人物。
“太师…有所不知。”申公豹忽然出列,道:“那来助的道人虽然不是什么大能,但他手中的宝图,正是昆仑山纯极阵图,乃我教护山大阵,若是依阵图布下大阵,只怕…不好对付。”
闻仲听闻,立时一怔,脸色微变,申公豹说的很含蓄,可如果真是阐教的护山大阵,绝不是不好对付那么简单。
即便布阵的只是阐教三代弟子,修为不高,阵法不精,只要有阵图在手,依葫芦画瓢,也能发挥六七成威能,一万兵马进去,只怕连点浪花都翻不出。
甚至哪怕斗阵过后,这大阵也让周军固守,立于不败之地,因为目前商军之中,没有任何人能破阵。
子受见闻仲如此,也明白过来下场斗阵的危险,心里便有了算计:“既然那什么阵法如此险恶,那不如从长计议,下一阵先避战,待到有了破阵之法,再做打算,反正一平一胜,便是输一次,也无伤大雅。”
“不妥…”闻仲连连摇头:“非是老臣不知晓陛下心意,执意要将士们白送性命,只是避战实在过于消极,周军东讨,急于求成,我军又何不是在西征讨逆,期望有所斩获呢?”
“呃..”子受沉吟片刻,道:“话虽不假,但大阵难破,危机重重,朕如何忍心让老太师与将士们冒险?”
不管话说的多漂亮,反正就一个字,拖,能拖多久拖多久。
“陛下说的不错,可守关避战太缓,强闯敌阵又太急,老夫已有消息,周军方才已经弃了大营,退避五十里,重新扎营,这是一个机会。”
“机会?”
这次不用子受反驳,就有将领看出不对劲,鲁雄道:“听老太师的意思,是想趁周军立足未稳之际,派兵袭营?”
“可周军退避五十里,定是为了破解陛下的疲兵之计,一路上必然设下重重岗哨,想要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靠近新营,只怕不易,即便找到机会,也难保周军没有设下陷阱….”
“鲁将军说的有理,太师…还请三思。”
子受与诸将一同劝阻,只是没什么用。
闻仲不管不顾道:“还请陛下允老臣今夜带兵,直取周营。”
也不是他固执不听劝,而是闻仲实在没了办法,听到阐教护山大阵的时候,他就知道第三场斗阵无论如何自己都赢不了,从长计议也没用。
而且再一想,斗阵恐怕也是姜子牙拖延时间的手段,如此必然有其他算计,要是像纣王所说,一直退守不攻固然无忧,可定会遂了姜子牙的愿。
因而哪怕不知道是什么阴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多番考虑之下,闻仲也只能试着带兵夜袭,哪怕周军可能有防备,甚至早就布置好陷阱等他钻,他也不在乎。
成功,固然好,失败了,身死道消上封神榜,其实也不亏。
倒不是闻仲个人不亏,而是大商不亏。
姜子牙想用因果业力算计他闻仲一条命,他为什么不能用这条命反过来算计一番?
闻仲自忖,他不仅是三朝老臣,在军中朝中素有威望,其实在仙道中,门路也很广。
九龙岛四圣、金鳌岛十天君,都是他的至交好友,而其本人也是根红苗正的截教三代弟子,一旦他出了事,朋友、师门,不可能不管。
这样一来,截教也有了干涉商周大战的理由,闻仲觉得自家掌教老爷应该是看好纣王的,只是在等待时机,才没有急着下场,一旦自己这边出了事,很有可能借着这番因果,就此出手。
说到底,现在斗阵变得胜负难料,是因为姜子牙没脸没皮各种摇人,要是截教开始助商,明面上和阐教撕破脸,商周之间,才有的一打。
不过没人知晓闻仲的心思。
“老太师何必一意孤行?这次可不是朕一人,诸将也不愿意老太师冒险,这次定然是老太师错了。”
子受不知道闻仲的打算,他要是知道闻大爷打算通过送人头升级战事将截教拉下水,肯定劝得更狠,这尼玛,害我啊!
闻仲依旧坚持,道:“此事一时半会,说不清,老臣请命率兵袭营,自然有把握,还请陛下应允,老臣愿立下军令状。”
军令状一下,反对声立时少了许多,大多将领觉得,老太师可能是有了什么计划,只是不方便泄露,毕竟这些天里,舞女歌姬没少来,万一走漏了消息,就不好了。
“老太师,朕….”
子受不允,越发觉得奇怪,他总觉得闻仲像是在瞒着他什么。
他还能不了解闻仲?
老大爷为臣本分,对君上绝不会有半点隐瞒,即使怕计划泄露,也会通过别的方式来解释,好好一修仙的,肯定会传音入秘之类的小法术。
这次闻仲反常的什么都没做,只是梗着脖子,道:“老臣愿拿项上人头担保。”
“老太师,咱们还是从长…”
“老臣愿以道心担保。”
“老太师,这事急不来….”
“老臣原以府中金银担保。”
“老太师,呃…”子受忽然眨了眨眼,顿了顿:“朕允了,就这么说定了。”
这么扯皮也不是事,干脆先答应,再偷偷计划一下。
就在这时,忽然有传令兵来报:“启禀陛下,御史台杨大夫押费仲、尤浑赶到。”
子受一愣,杨任、费仲、尤浑?
自己只召了崇应彪一个人过来,怎么来了一堆人?
稍稍一想,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他点点头,道:“先将他们几人召进来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