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小閣老 ptt-第五十一章 會商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两广总督府位于肇庆城中央,门前空旷的大坪足有四亩见方,取‘朝廷统御四方’之意。大坪正中竖一根三丈高的带斗旗杆,上悬一面宝蓝色的金字大旗,写的是‘总督两广军务兼理粮饷带管盐法钦差大臣殷’,长长一串威风凛凛的官号。
与旗杆正对的,是大门前那对耀武扬威的红砂岩石雕双狮,石狮前的石阶上精神抖擞的立着两排衣甲鲜明的总督亲兵,不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总督衙门一步。
总督府内,厅堂房门、亭台楼阁、牌坊花园一应俱全,完全按照封疆的规制建造,堪比王府。
此时,后衙那座气派的签押房内,两广总督殷正茂正在接见广东巡抚林润。
殷正茂与张居正同科,是嘉靖二十六年的进士,但年龄比张神童大了整整一轮,倒与高拱同年。
而且他戎马生涯多年,气质上也与高胡子相仿,方面膛、浓眉须,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深刻的法令纹,配上他渊渟岳峙的气质,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不怒自威。
相较而言,林润就愈发显得温文尔雅,书生气质了。
但有道是人不可貌相,林中丞那漂亮的皮囊下,可是藏着一个无比强悍的灵魂。他在总督签押房中已经坐了盏茶功夫,殷正茂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正面回应,林润便有些急了。
“部堂时间宝贵,您就给句准话吧。到底什么时候发兵?!”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个么……”殷正茂拢一拢花白的胡须,索性也不再兜圈子了。“中丞也是元辅的人,本座就实话告诉你,这个兵,短时间内我是不打算发的。”
“那就坐视潮州城破,整个潮州府生灵涂炭?!”林润剑眉一挑。
“不要说的那么严重。”殷正茂摆摆手:“潮州那片跟你老家福建一样,都大建土楼围屋,外头兵荒马乱,围子里自成春秋,别说几个月了,就是乱个几年都不打紧。”
“话不能这么说。”林润愈发皱眉道:“保境安民是官府的天职,若对匪乱听之任之,只会让潮汕百姓愈加对大明离心离德的。”
“我们救了他们,他们就会感恩戴德吗?”殷正茂却哂笑一声道:“我看未必吧。那帮潮汕佬无法无天,居然连堂堂四品大员,朝廷委任的知府都敢截杀,他们眼中哪里还有朝廷?!”
“你说是海寇攻打潮州城,我看却是狗咬狗!那些大海主哪里来的?不是潮州就是漳州!再加上蓝一清、赖元爵、马祖昌、黄民太、曾廷凤、黄鸣时、曾万璋、李仲山、卓子望、叶景清、曾仕龙那帮山贼,在潮州惠州两府山地据险结砦,连地八百余里,众至数万人!你看看,海寇有他们,山贼还有他们,要我说,这个潮州府早就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烂透了!”
殷总督越说越气愤,拍着几案,勃然作色道:“醒醒吧,我的林中丞。潮汕根本不是王化之地,而是匪区!对于匪区不能存妇人之仁,要有犁庭扫穴、大破大立的决心,才能让潮州如永宁州那样重归王化!”
永宁州就是韦银豹作乱的古田地区,当时韦银豹、黄朝猛等纠集瑶僮土人十余万,占领八九个县,进逼省城桂林。单论声势而言,确实比潮州更胜数筹。
殷正茂去岁征诸路汉土官兵十四万,分兵七道进,连破数十巢,杀黄朝猛、擒韦银豹,然后上奏朝廷,新设永宁州,对降服区域实施军管,彻底平定了瑶僮叛乱。
此乃殷正茂平生功业所在,也助长了他对自己路线的极度自信,准备在潮州复制一下‘永宁模式’了。
~~
林润却有不同看法,待清秀的小厮添茶退下后,他便沉声劝道:
優秀都市言情 小閣老 三戒大師-第五十一章 會商閲讀
“部堂对永宁州的经略堪称完美。但潮州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那可是唐朝就设立郡县的海滨邹鲁之地啊!尤其是沿海平原一带,商贸昌盛、文教繁荣,并不逊色于省城广州,怎么能说不是王化之地呢?”
“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眼下的潮州,嘿嘿……”殷正茂呷一口茶,不以为然。
“眼下潮州的问题确实很多,但层出不穷的叛乱有其复杂的原因,诸如土客矛盾,加剧了山民的冲突;地少人多,导致下海谋生者众等等等等,但下官以为,都不是不能治理的。至少侯必登在时,就大有缓和的驱使嘛。”
“你这是在指责本座吗?”殷正茂忽然幽幽问道,眯着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目光不善的打量着对方。
“下官没有那个意思,下官只是就事论事。”林润可是干过严党和徐党的战斗大师,自然不惧殷正茂的威胁,便也用那双降妖除魔的眼睛,毫不避让的与其对视。
两人对视片刻,险些迸出火花。还是殷正茂先哈哈大笑道:“若雨贤弟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下官也改不了这副讨人嫌的狗脾气,还请部堂担待。”见对方鸣金,林润也见好就收。
“哪里哪里,彼此彼此,咱们互相担待。”殷正茂很好的藏住了自己眼中的怒火。没办法,两人的官位虽然有上下之分,但都是钦差封疆大吏,他也没法处置对方,只有上本参其目无上级,不听号令而已。
但闹到朝廷的话,可就不是单看官职那么简单了。两人过往的官声,将是朝中判断曲直的重要依据。
殷正茂虽然有大功劳,但‘留一半’的恶名太过响亮。官声如何能与清廉自守、刚直不阿的林润相比?
所以他只能先压住火气,日后寻机报复了。
“既然林中丞坚持替潮州说话,本座也不能不给你这么面子。”殷正茂略一沉吟,便笑道:“这样吧,我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一年内潮州的局面能大为好转,那我就承认他们是服王化,潮州今后就归你抚民,我不动兵。”
说着他目光一凛,声音转冷道:“要是一年内不能好转,那就请巡抚大人靠边站,本座将亲提大军,犁庭扫穴,还大明一个干干净净的潮州!”
“多谢部堂厚意。”林润先道声谢,然后拱手道:“只是眼下这一关该怎么过呀?曾一本已经兵临城下,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眼下,这是他们必须付出的代价。”可惜殷正茂心如钢铁,一旦决定,断无更改之理。
“就算他们是王化之地,但地方豪强作大,总不是假的吧?让他们先乱一阵子,削弱一下土豪的势力,等他们被曾一本打疼了,知道怕了,自会来求天兵下凡的。”说着他皮笑肉不笑的看一眼林润道:“眼下,他们不还没来肇庆求援吗?潮州的土豪都不急了,你个巡抚大人急个啥子嘛?”
林润的俊脸一阵涨红,这是他烧伤留下的后遗症,只要稍一动怒,一张白脸就会通红,情绪藏都藏不住。
他算是听明白了,总督大人还等着潮州的富户们来行贿呢。没收到足够的好处前,怎么可能发兵替他们平叛?
哦对了,还有李知府那茬,潮汕佬们也得大出血摆平。
总之,钱不到位,说什么都是白搭。
自己当人家财路,怪不得人家骂自己皇帝不急太监急呢……
林润不禁一阵灰心,高阁老怎么用这样无耻的官员?就算他能力再强,可贪渎,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因为那败坏的是朝廷的信誉,损害的是国家体制。哪怕这种人能立一时之功,但长久来看,却是遗患无穷的。
不知多少官员会以他为榜样,当然不是学他打仗的本事。那玩意儿他们也学不来,但他们学他贪渎却是易如反掌,定能青出于蓝的!
看到林润一副吃了苍蝇似的表情,殷正茂嘿然一笑,知道清流官员的精神洁癖又犯了。他便淡淡辩解道:“若雨你虽然不领兵,却也定然听过‘皇帝不差饿兵’、‘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当兵当兵,拿钱买命’这些俗话。”
“当然也听过本座‘留一半’的恶名,可我要是不留一半,朝廷拨下的军费粮秣,就全都要用去养那些屁用没有的卫所兵了。那些军户能打仗吗?指望他们,俞龙戚虎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所以打仗要靠募兵,戚家军、俞家军都是他们亲自招募的,用双倍的军饷,高额的赏赐堆起来的。但这个钱从哪来?军费中吗?当初俞大猷那夯货,提出要裁撤卫所军,用养三个兵的军费,招募一个精兵。这话有错么?一点错没有。可结果呢?他得罪了上上下下的军中同僚,只能落个解甲还乡。”
“所以这钱没法正大光明从军费中出,只能想方设法的截留挪用。要不怎么说,领兵的都是戴罪之人呢?打了败仗要治罪,想打胜仗就不能不伸手捞钱。就说总督府两个营,虽然两广也给钱,但只能维持而已,真要让他们卖命,需要赏赐,大量的赏赐。这钱粤省给不了,桂省更给不了。本座只能自己解决。我要不过手留一半,能行吗?”
殷正茂说完长长一叹,端茶送客,不给林润反驳的机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